杭州艾迪雅建筑景观设计有限公司

【IDEA推荐】有禅 有古 必有树

日期:2016-04-18 浏览量:1007

若问禅宗发源地在何处?人们会说在中国,甚至知道禅都在宜春。若问禅宗高地在哪里?恐怕少有人知道。禅宗高地在京都!若带着禅的视角看京都,你会发现那里的一切似乎都刚刚好,与禅的精神高度契合。难怪有人会说,不去京都,无法体会到禅的精彩。——纯道题记

        日本朋友指着注明许多寺庙庵观标志的京都府街道详图,对我们说:“请看,京都可以说是寺庙之都。”

 他说的是实情。京都是块小小盆地,四面皆山,山多,寺就多。“天下名山僧占多”,中国和日本都是如此。不仅山上多寺,城区 的大小寺庵也不少,日本朋友说是受长安洛阳的影响,尤其是鉴真大和尚东渡以后,佛事更盛。他们这种说也是有根据的。

有寺有庵,必定有树。京都的韵味,正在于触目能见以许多大树、古树、名树。

一座古城,尤其是历史文化名城,若是没有保存或很少经年古树,空有摩天大厦如林耸立,现化代立交桥星罗棋布,总象缺少了灵魂,水泥森林终究不是真的森林。一座花园,若是没有保存或很少几株老树,即使有草坪花圃,曲槛根廊檈也不过是精致玲珑的盆景,缺乏引人入胜的幽邃意境。

我还是赞成川端康成的说法:“京都作为大城市,得数它的绿叶最美。”

川端康成曾被誉为是最善于写“日本传统的哀愁和美。”的大作家。他那部与《雪国》、《千只鹤》等代表作同时获得诺贝尔文学奖金的《古都》,就是以京都作为背景,以京都自然景色的变迁来表现岁月推移和人物情怀的,尤其是以两株寄生在老枫树干上的紫花地丁花开花落,象征二对孪生姐妹的凄苦命运,读了使人长久地沉浸在怅惘情绪中,川端很爱京都的古树。他为了给画家东山魁夷的画册《京洛四季》撰文,专诚来京都寻访他记忆中的古树,他找到了,那棵古老的大楠树还长出了翠绿的嫩叶。

“坐在具有几百年、上一二千年树龄的树根上,抬头仰望,自然会联想到人的生命短暂。这不是虚幻的哀伤,而是一种伟大的精神不灭,同大地母亲的亲密交融,从大树流到了我的心中。也是出于这种感受,晚秋发现了大楠树嫩叶的颜色。‘老树一花开’已是很好,现在是‘老树万花开’。”(《京都的风貌》,叶渭渠译)

可惜我们没有川端那样悠闲的情致,更远不如他那样熟悉京都。我们只能跟随着主人到处走马看花,飞车赏树。在二条城、三十三间堂这些名胜处所,保存完好的古树,蓊郁苍翠,浓荫如盖。东山清水寺是近郊,一样掩映在绿树荫中。松本大圆大和尚陪我们参观时,说到这座江户时代就兴建的古刹,战争中有所损毁,正在陆续修缮(我们看到了一些脚下架和忙碌着的建筑工人)。但大和尚对寺中一些古树在兵燹中幸免于难,很感欣慰。他说,修复殿堂楼阁,虽然也不容易,只要资金充裕也还可以指日完成,而要恢复一株几百年的古树,却不是短期内靠人力所能实现的。听大和尚一说,我们凝目注视寺内那几株老树,就增加几分亲切感,仿佛面对几位饱经历史沦桑的老者,他们能诉说亲眼看到的种种兴亡哀乐。

那天驱车出城,到轷尾山高山寺,更是满眼古树成林。参天耸立的松树、杉树、桧树和枫树,看来至少都是一二百年以上的树龄了。一大片长青树林中,一团火红的枫叶就显得特别耀眼,明丽欲流,简直燃烧到人们心中去了。走到近前,抬头仰望,竟然还不曾见到过这么高大的枫树。我们原是为了看红叶而上北山的。日本朋友说:你们来早了几天,北山的枫叶红得迟,它要到近冬才真正红起来呢。这可使我们想念不止了。因吟得汉俳一首:

高处不胜寒,

何事匆匆去不还,

相思叶叶丹。

告别那株路边古枫,我们来到寂静清幽的石水院,坐在廊下小憩。极目空旷的秋山,人声鸟声车声全都远了,似乎一齐湮没在树林深处。满山满谷的老树,染成多种色彩:有苍青的,有深紫的,有翠绿的,也有赭红的,竟似一座熙熙攘攘、营营闹闹的自然大舞台。它们争妍斗艳,各擅风骚,却又相依相偎,相辅相成,和谐一致,浑为一体。它并非出自哪位大师巨匠的手笔,正是大自然通过那千百株古树施展出来的魅力。我们静坐凝眸,不能赞一词,全身心都被征服了。

文章作者】—— 袁 鹰,原名田钟洛,1924年生,著名作家、诗人、散文家。长期在报社当记者、编辑。历任《世界晨报》《联合晚报》副刊编辑。建国后,任《解放日报》文教组组长,《人民日报》文艺部副主任,《散文世界》主编。出版文学创作、评论随笔的集子约四十多种,散文集、儿童文学作品多次获全国性的优秀文学奖。




更多精彩内容定期更新,敬请期待……

杭州艾迪雅建筑景观设计有限公司

如何关注艾迪雅建筑景观设计

添加微信号:IDEA_LANDSCAPE

搜索微信名:杭州艾迪雅建筑景观设计

扫描下方二维码

(图文内容来源网络,由艾迪雅整理、编撰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仅供学习交流!)




>相关内容推荐